above

春风词笔

(°_°)…:

师傅和师祖也是一本书啊。


童如和韩木椿应该是高冷闷骚天赋秉异攻和吊儿郎当心比天大受,聪明又不思进取的徒弟和牛逼但却对徒弟无可奈何的师傅,一静一动一冷一热。走日常同居每天打情骂俏(?)路线。


韩木椿命途多舛,但却乐观得让人心疼,明明根骨奇佳却又偏爱种花,那应该是一种让人看得忍俊不禁的心大,他就像阳光,直接驱散了童如多年苦修带出来的清幽冷寂。韩木椿很会玩儿,不仅会酿百花酒,也许还会下山买很多很多吃食,试图引诱清心寡欲的师傅和他一起不务正业。童如会日常被自己的徒弟噎得哭笑不得但又无可奈何,会在韩木椿懈怠课业的时候拿书敲他脑袋,为自己那懒散徒弟操碎了心,然后抬眼看见的又是徒弟笑嘻嘻的眼睛。童如觉得心好累啊,可是一点都不厌烦。


一再的破戒一再的放纵,最后隐秘的情感就在百花酒里酿变了味。


后来童如捂不住自己的非分之想,剧情最大的转折在童如坠魔,问鼎北冥的时候。中间还有心魔谷里的罡风刺骨,童如自己的扪心自问,也许还有四圣的劝阻,韩木椿似有所感的目光,扶摇山上百花低垂,天地之间一袭黑衣幢幢。


前面所有的甜都化成无尽的苦。


最终一切爆发在韩木椿以命封魂,亲手封印了自己师傅的那一刻。他们最后目光对视的特写里大概是岁月山川分崩离析成剜心剥骨的无奈,瞬间成永恒。


后来尘埃落定,童如的魂魄在扶摇山逡巡不去,他亲眼看着他的小椿随扶摇山一并没落。


有时候会回忆当年和百花同在的时光,有时候又会停滞在心想事成石前偏执的疯狂。


不悔台的台阶那么长,一阶踏碎一段过往。


前尘尽褪。


这个故事结束于一个盛大的悲剧。










——后来有了一个开放式结局。


他们与天地共寿,与草木同枯。


千般故事,一笑了之。


都付春风词笔。

评论

热度(469)